180

在事務所已經過了整整半年180天,手上負責的案子也從基本設計緩慢地推進到細部設計了。

無論是在什麼產業,最普通的作法似乎都是要在一個地方蹲上幾年,無論是作為社會化的歷練、或者專業能力上的練習,「耐心」都是必要的條件。

在台灣最常聽說的年限,各種都有。基本上在一個公司都要能夠待兩年以上才能夠有所收獲或學習,但是以長遠的時間考量,年紀稍漲的前輩們大多建議十年或者以上。在歷練自己的同時,成為建築師的左膀右臂,同時也可以將職場的人脈吸收,作為未來開業的案源之一。

而在日本,從一年的體驗營,到五年的做完幾個案子出師,到在大公司蹲終生都是選項,也是我個人人生規劃的重要參考。

在東京工作必定要經歷的就是壅擠的電車。早上擠著睡眠不足的上班族,晚上擠著喝得爛醉的社畜。

其實日本早上的作息時間和台灣相去不遠,但東京的人口和城市尺度都是台北遠遠所不能及。同時,日本人所能承受的壓力強度也是台灣人所不能及的。

但若真的要做一些比較。2016年、在隈研吾事務所實習的時候,因為事務所的組成相對於一般日企而言、國際化的成分相當的高,在這個時候就可以看出,各樓層的日本人組成比例會影響該樓層熄燈的時間。而在外國人居多的樓層工作的日本員工,下班時間也相對的早。

相較於隈研吾,現在的事務所85%都是日本人。

而因為日本的社會構成,無論是抱怨或是反抗都相對少見,就連爭取年假或是遭遇國定假日的時候,就算心不甘情不願,也會自動自發到公司報到。

日本人對於細節的堅持值得借鏡,但是超時工作、效率與成果之間或許需要有所取捨。

Advertisements